探索風景之王發現“十二背后”

釋放

「將死者就地掩埋。」楊昱對著幾名步兵下令。

花了70多天時間,陳進把“十二背后”裡裡外外“摸索”了個遍。他翻過山,趟過河,鑽過洞,用雙腳換實景,一次次被這片土地震撼。“這裡的美景總能給我不同的啟迪,不能假手於人。”抱著這樣的心態,陳進全情投入到“十二背后”的發現中。

哐啷—,哐啷—。聲音迴盪在廢墟之中。

2013年,綏陽縣招商引資,已經和妻子走遍200多個城市的陳進抱著看看的心態來了,沒想到走進“十二背后”,便再也挪不開腳。

「這裡走,指揮官。」

陳進喜好一個人靜靜地看“十二背后”,“我和許多人都要解釋一遍,雖然我是投資者,但我最想與世人分享它的美。”陳進如是形容自己。“十二背后”是景區,但不是游覽的景區,而是需要人們感受、保護、探究、發現它的神秘的仙境,這裡有歷史,有文化,有自然。

「我沒有。」男子淡淡的說,沒有再多做說明,因為那只會引來更多的問題。

清晨,從鳥鳴中醒來,看著遠處的群山幽谷、雲霧繚繞,恍如闖入了人間仙境。

他的思緒回到昨天,當他們倉惶地逃出堡壘,就在抵達密道的盡頭時,一聲慘叫,從那位首先出去的士兵發出。

聆聽是最美好的相遇

他站起身,拉起袍帽戴上。

選擇聆聽是我們彼此最美好的相遇。

他露出一閃即過的笑顏,回首過往總是令人緬懷。

“以前當地的百姓愛進洞,好多石筍都被扒拉了,看著很心疼。扒拉了,真的也不值錢,洞裡也氧化得厲害,石筍在那裡才是最美的。”陳進說,通過幫助附近的村民進行房屋改造,告訴他們旅游能致富,現在也算大伙一條心,齊齊奔小康。

「好喔。」楊昱也站了起來,「我是時候該辦點指揮官該做的事,走!我們去關心下傷患。」他邊說邊向火焰走去,陳上校趕緊跟上中將,幫他帶路。

(責編:郜林筱、陳康清)

他退了出來,坐在瓦礫堆上,思考。

幾年來,陳進不遺余力地對雙河溶洞的科考進行資助。他聘法國洞穴專家讓·波塔西為顧問,全力支持他的探洞事業,並對很多珍貴的洞穴進行保護,不讓人帶走洞內的一塊石頭……

棘龍的大眼睛如同蛇眼珠的放大版,冷血又得意的出現在楊昱面前。似乎對於人類的無能為力,感到相當興奮。

對美學的執著追求也全部被陳進搬到“十二背后”。他悉心打造雙河客棧,一磚一瓦都踐行著對山水美學的執念。鄉村老式木房改造的民宿保留著最質朴的外貌,室內設計卻請了國內知名設計師,綠磚紅櫃都是精細搭配,充滿中國式美學。

這裡大約躺了三四十位傷患,醫官們已經很努力地搶救,但不幸的是,今天又有一位重傷者過世。

原標題:探索風景之王 發現“十二背后”

「也許是昨晚沒睡好。」他揉了揉眼睛,試著別再去想昨天、去想一年前的那件事。「我去休息好了。」

來自江蘇的投資者陳進和他的妻子梅爾被稱為“十二背后”的發現者。

哐啷—,哐啷—。幾聲巨響似乎在回應他的問話。

而對於更能賺得盆滿缽滿的溶洞,陳進卻十分“吝嗇”。除了雙河溶洞,大部分的溶洞都是封閉或半開放的。沒有鑿石布梯,更沒有燈光閃爍。要想看到這美景,隻能穿最嚴實的裝備,深入到洞底。

狂風威力未減,吹著四周的樹沙沙作響。他一半的身體已經進入廢墟裡,只差上半身,不料,前腳突然一滑,整個人就跌進水裡。

「我能怎麼幫你?我什麼都看不見。」男子左右張望,這裡還真沒有什麼光線,當然,除了那個洞的另外一側。

「我懂你的感受,」陳豪志走到楊昱面前,「但你我都知道,迅猛龍造成不了多大的傷害,會讓數名同袍喪命的是⋯⋯是棘龍。」

「梁醫官和其他醫務兵,已經將他們安置在安全的地方。指揮官您不必擔心,我讓十多位士兵留在那裡,負責保護。」上校早已看穿楊昱接下來可能的問話,事先交待了。

「指揮官,你已經一天沒進食了。」陳豪志上校擔憂地看著楊中將,找了個位置坐在他旁邊,「兄弟,多少吃點吧!」上校拍了拍楊昱的肩。

彷彿還記得,當初堡壘圓頂式的設計,頂端半圓形的透明玻璃,東西南北四側的矮匣門。每一次出任務,身上被賦予的重任,胸前的勳章,總是反射著耀眼的陽光。

而現在眼前的一切,是塌陷一半的堡頂,裸露的鋼筋架構,似火焚過的現場,隨處可見的焦黑痕跡。

哐啷—,哐啷—。

男子甩開鐵棒,隨手撿了幾些小牆塊,一腳先踏入,往內一丟。「咚—。」的一聲。

陳豪志轉頭看向中將,一臉嚴肅地說:「我們必須保有希望,」他頓了頓,「這是我們唯一還未被奪走的權利!不是嗎?」

此時,一陣狂風襲來,捲起地上的殘枝落葉和沙土。男子ㄧ手掩著口鼻,另一手擋在額頭的前面,拱著身子,背對沙塵暴。

他彎下身子,眼前的匣門早已因為遭逢強大的破壞,變形了,下方露出長約十來公分的縫隙。不過,徒手搬開匣門仍非易事。

前一天,這裡正經歷著一場巨變。

林翰材將湯遞給他們兩個。只見林展淺嚐一小口後,便一口氣喝完,而白嶔則是捧著碗,好一會兒,才慢慢一口接著一口喝下肚。

但是他錯了。

第九章、過往憾事

男子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去,「誰?」他問。

「喂!」

然後回到原處,將鐵棒插進縫隙中,撬開匣門。

「我真恨不得徒手殺了那些迅猛龍。」

「是呀,你們倆啊!可不能病倒,懂不?」林翰材接話,而再他的眼裡藏有一絲哀傷。

「輪廓而已。」

男子繞了個彎,看見被壓爛的鐵捲門。在鐵捲門的下方,可以明顯看見一個洞,他猜測應該是炸裂物爆炸所造成的。

「你覺得⋯⋯他還活著嗎?」

「你沒有手攜式照明燈嗎?」那人激動地質問,然後補充一句,「我的壞了。」

水塔應該是破了,所以內部裡積成了一灘水。

「棘龍⋯⋯。」他默念道,「為什麼⋯⋯巧合?」

「嗯,很好。」中將很是讚賞的點頭說道,然後舉起水壺,灌下一大口水。

斜陽照得天空一片血色,染紅了大地。他一直以為,范岳是受到過度刺激,所以嚇著了,先逃了回去。他一直以為還會有其他生還者,事情沒范岳所言的那麼嚴重。

他看著步兵們將一具具屍體埋葬,眼裡不禁有淚水在打轉。是我沒能保護好你們。

堡壘那頭,狂風漸漸減退。男子坐在水窪中,懊惱地看著濕掉的黑袍。在他的身後,還有一兩條燈管閃閃滅滅的維持最後的光線。

他的黑袍大衣夠厚,導致他趴在地上,匍匐前進時,不會因為一些碎片而割傷。他順利地抵達洞的另一頭,一個黑得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。

男子仰天一望,太陽已快到頭頂上方。時候到了。

遠遠的地方,狂風尚未抵達之處,有一群人聚集在一起,火焰在場中央燃燒。

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app可靠吗发布于新葡新京星座,转载请注明出处:探索風景之王發現“十二背后”

TAG标签: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